不哉家

热情,那灰发证人站在门口

你以为你能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
过往的苦酒却总是在一个又一个偶然的午夜
被统统打翻